第九章凭什么

池音听到“青山医院”四个字的时候,猛地从地上爬起来。

她去抢夺傅祈川的电话,却不慎摔了一跤。

“这是最后一次了。”

傅祈川冷声道,他再也不会同情这个女人,再也不会碰她,他觉得恶心!

……

青山医院四楼,幽暗的房间内,池音趴在床边吐了一整晚,整个人虚脱的不行。

江一淮站在门边,听屋内的女人反反复复念着那句话。

“我妹妹死了,凭什么你的小暖活得那么好却要我来偿命?”

身后走来一个护士,将手里的资料递了过去:“江医生报告出来了,她怀孕了。”

什么?

江一淮神色骤变,不用猜都知道这个孩子是谁的,他小心翼翼地退到不远处:“这件事情记得保密,去通知傅祈川过来。”

这件事情还需要他亲自来处理,他做不了主。

半小时之后,病房内池音木讷地坐在那儿,看着面前西装笔挺的男人,两人对视一眼,傅祈川冷哼一声。

“你就这么嫉妒雪儿吗?”男人冷声,眼底满是鄙夷。

“还妄想生下我的孩子?池音,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,你配吗?”想起宋雪凝这辈子都有可能躺在病床上醒不过来,傅祈川的心底就一阵恨意汹涌,。

桩桩件件,他对眼前的女人彻底没了耐心,走到今天这一步,都是她咎由自取。

披头散发的女人,眼窝凹陷,不过一晚就像苍老了许多。

池音伸手在空气里抓了许久,不多会儿泣不成声:“宋雪凝配,还是傅暖配?这是我的孩子,傅祈川你没资格决定他是生是死。”

“连你的命都在我手里,你说我有什么资格?”男人俯身,将她抵在墙角。

他的手攥着她的下巴,视线清冷。

池音眼眶湿润,她艰涩地抬头,盯着他。

傅祈川,你为什么这样狠心。

“带走。”傅祈川冷声对身后的医生道。

“我什么都可以不要,求求你放过他,他也是你的孩子啊。”池音慌了,如今她什么也没有了。

她跪在傅祈川面前,给他磕头给他认错,可只换来男人狠心一句,早知如此何必当初那样心狠。“我不是没有给过你机会,是你不乖,阿音,这是对你的惩罚。”

他扣上袖子上那几个被池音扯开的扣子,面不改色,看着地上的女人被人拽了出去。

……

手术台上,池音被打了麻醉,她僵硬地躺在那儿,脑子里全是一幕幕跟傅祈川在一起的日子,她从小家境一般,被后妈算计差点被送上夏老头的床成为别人的续弦,是傅祈川救了她,她做了他的情人,承受了那么多的骂名可是她不在意。

她奢求傅祈川给的那么一丝丝温暖。

池家不要她,母亲也不要她,她一个人带着池怡,现在池怡死了,她的孩子也没了。

她以为就算是养个宠物,傅祈川多少也会有些怜悯,可她呢,连狗都不如吧?

冰冷的器械贴在她的大腿根部,意识慢慢模糊,只剩下眼角那一滴泪水。

男人僵着身子等在门外,他点了一支烟脑子里烦乱地很,傅祈川冷声道:“去查查三年前池怡是怎么死的?”

“是。”

第九章凭什么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