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怂恿

池音也不知道傅暖为什么会妥协,在她准备搬出南苑的时候,傅暖亲自找她和解。

她说不想傅祈川为难,可也没有给池音好脸色。

三楼房门外,池音听到屋里的谈话声才知道宋雪凝来了南苑。

“三年前该死的就是她,谁知道池怡会出现,平白便宜了她。”傅暖冷声道,抬头看了宋雪凝一眼,恨铁不成钢,这女人也挺蠢。

害她在床上白白躺了三年。

宋雪凝恨得直咬牙:“我要她死得比池怡还要惨,如果不是她我也不会落得这样一个地步。”

“所幸顾庭东答应跟你离婚,雪凝姐姐你放心,哥哥他不会嫌弃你的。”傅暖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,眼底全是算计。

“是我配不上祈川。”宋雪凝捂着脸,一副要哭的样子,傅暖抽了纸巾递过去,眼底一片鄙夷。

“什么配不配得上,池音都敢做的事你不敢吗?”

宋雪凝神色一滞,像被傅暖蛊惑了一样,想起池音那日在办公室侮辱她的画面,是啊,那个贱女人都敢做,她有什么不敢的?

池音靠在门外,浑身血液在翻腾,她本以为傅暖是无辜的,没想到她跟宋雪凝居然是一伙的,她们就那么风轻云淡谈论一个人的生死。

就那么冷血的说着当年犯下的罪恶么?

她狠狠的攥着手,恨不能此刻就冲进去杀了她们!

长久的沉寂,她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。

傅暖从屋内出来,转身往走廊那儿去。

池音刚刚走到她的房间门口,她感觉的到身后那双眼睛盯着她看。

她浑身一怔,转身看到不声不响站在那儿的傅暖,面色阴冷就那样慎慎地看着她。

傅暖没说话,径直从她身后走过去,吓得池音出了一身冷汗,还好撤退及时没有被她发现。

……

入夜之后的南苑很冷情,傅祈川出差在外,他也不是经常来这里。

池音在床上辗转反侧,听窗外树叶沙沙,困意席卷而来,她有些口干舌燥,起床想倒杯水喝。

“姐姐?”

突然身后响起一道声音,是池怡!

池音僵了一下,泪水潸然而下,她转身看到门口站在披头散发,一身白衣,死死盯着她的影子!

“我死的好惨,姐姐,救我……”

耳边一直反复着那几句救我,池音吓了一跳,她往前面走了一步,忽而地板上渗透出嫣红的血,正在地上蔓延。

池音吓得一软坐在地上,眼前花了一片,她的脑袋好晕,听到池怡一直在喊着恨她,说她不要脸下贱又回到了傅祈川身边。

“不是的……”

池音抱着头在地上挣扎,她的情绪近乎崩溃,在地上打滚。

头发被汗水浸透,一道惊雷闪过。

池音猛地抓起地上的剪子,她怒目瞪着眼前那个人,宋雪凝笑得猖狂,在嘲笑她的无能。

“是,你妹妹是我害死的,怎么,你敢杀了我吗?”

啊……

池音一阵惊呼,手上的剪子咣当一声落地,她沉沉地倒了下去,门外两个女人相视一笑,没想到下了一点药这女人就崩溃了,看来这三年没少活在愧疚之中。

傅暖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这一次,她要彻底把池音从傅祈川的身边赶走,彻彻底底的!

第七章怂恿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