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 最后一次

哗啦!

一盆冷水浇下来,乔诗语睁开了眼睛。

她死了吗?是到了天堂了吧?要是有下一辈子,她一定要做一个可以自己主宰自己的人。

“哎呦,大小姐醒了?”

耳边响起了继妹乔诗琪阴阳怪气的声音,“你在莫家干的那些事,真是丢人,现在被莫家送回来了知道吗?咱们整个乔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!”

“诗琪,你胡说什么呢?”是后妈苗凤芹,她一向虚伪。

乔诗语看着眼前幸灾乐祸的苗凤芹和继妹乔诗琪的脸,心下苦笑。原来不是天堂,而是地狱。

强忍着身上的痛意,她冷笑一声坐起来。

“这不都是因为家里有个破坏别人家庭之后,成功上位的榜样吗?我有样学样!”

“你……”乔诗琪气的直瞪眼,“爸爸,你看看姐姐到底说了什么?”

乔诗语这才发现,原来乔卫国竟然也在这里。抿了抿唇,她总算是给了乔卫国一点面子。

“爸,我要离婚!”乔诗语斩钉截铁的说道。

“我不同意!”这一次,是乔卫国的声音。

心下突然有些失望,她一直以为,不管苗凤芹和乔诗琪怎么样,乔卫国对自己还有些父女感情的。

冷笑一声,乔诗语径直往外走。“无所谓你同意不同意,我已经是成年人了。”

“你放肆!”乔卫国气的猛咳嗽,声音激烈的仿佛要将肺咳出来。乔诗语终究还是停住了脚步,却没有转身。

苗凤芹和乔诗琪忙过去帮乔卫国顺气,“老乔,你还不准备把家里的情况都跟诗语说吗?咱们家这次的项目出了事故,亏损了五千万。如果没有远帆的资助,乔家的基业就要垮了啊!”

乔诗语浑身一震,想起了王书兰打自己的时候说的话,竟然是真的?
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“诗语!”乔卫国一开口,便是老泪纵横,“不要怪爸爸,爸爸也是无能为力了啊。乔家是当初你妈妈在的时候,我们一手建立起来的,可今天就要毁在我的手里了!”

妈妈!

乔诗语想起了妈妈去世时拉着她的手,叫她一定要守护好乔家的话。如果妈妈在的话……

“最后一次,就当爸爸求你了。你再和远帆道一次歉,只要乔家度过了这个难关,一定接你回来!”

乔诗语回过头,看着乔卫国。她其实已经不相信乔卫国了,但是如果可以为了妈妈保住乔家,她还是想试试。

……

医院。

一切检查妥当,梁淮安送医生回来的时候,便看见宫洺已经穿好了衣服了,洗干净脸的宫洺精致的不像话,完全像是画里走出的人。可偏偏这样的长相配上那一双凌厉的目光,又增添了些许王者之气。

这会儿,他正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抽烟。

“你干什么?真当自己是铁打的不成?医生说了,最少需要休息半个月!”

烟雾缭绕,将宫洺的表情挡住,唯独看见那一双眼,幽冷而深邃。

“你以为宫家那些人会让我休息半个月?”

也是,梁淮安想起了刚才医生看见那些伤口时的惊讶。宫家那些丧心病狂的人,才不会那么仁慈。

“行吧,出院就出院了,回去好好养着也可以!我给你安排些人在身边吧!”

“好!”宫洺幽幽的说道,忽而又开口,“回去之前,先帮我调取一下废墟那里的监控。”

梁淮安一愣,“你要干嘛?对自己昨天的造型很怀念是不是?”

宫洺深睨了他一眼,“找人。”

“找谁?”梁淮安说完,突然又福至心灵的张大了嘴巴,“我槽!你……该不会有特殊爱好吧?难不成你对宫家派去招待你的那个女人上瘾了?”

“闭嘴!”宫洺冷声道。

“哦!”梁淮安顿时噤声,“我尽力!”

第3章 最后一次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