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章 武功秘籍

皇甫宸怒道:“沈公子,孤一向敬重太师,却没想到你竟如此桀骜。当着孤的面辱骂孤的太子妃,这就是沈家的教养不成?”

沈约急忙请罪,被怒斥一声,“退下!”

他咬了咬牙,不甘心的转身,离开前还狠狠的瞪了盛清越一眼。

皇甫宸见他走远,才低声道:“扶孤上车。”

盛清越跟着他一起上了车舆,车帘一放下,皇甫宸就忍不住软倒在榻上,盛清越冷眼看着,一动不动。

太子殿下冷冷道:“孤要是死了,你的太子妃也做不成了?”

盛清越心道,当谁愿意做似的?

想是这么想,她还是问道:“药在哪儿?”

男人指了指角落里的柜子。

这车舆极大,里面不仅设了软塌,还有茶几,桌柜,各色器具应尽应有,说是一个小房子都不为过。

她拿出伤药。又解了皇甫宸的衣衫,露出他劲瘦却紧实有力的胸膛,上面伤痕交错,有新有旧,她诧异的看了他一眼,却什么都没说,沉默的为他包扎伤口。

男人额上渗出冷汗,却一声不吭,反倒笑道:“你倒是坦然。”

盛清越嗤笑一声,手没忍住在他伤口上戳了一下,听他倒吸一口冷气,“殿下若是害羞,又何必让我来?”

她似笑非笑,“这伤,有来历吧?殿下这般怕沈家七郎看出端儿,莫非与沈府有关?”

男人沉默不语。

她便自顾自的道:“我今日回来的路上听说昨夜沈府入了刺客?”

皇甫宸依旧一言不发,盛清越笑了笑,不再说什么,待将伤口包扎完毕,便下了马车。

太子车驾远去,她步履从容的进了盛府,果然看见盛文舟一家三口等在那儿,旁边还有一个沈约,四人脸色都不太好看。

“我以为沈公子已经走了,没想到又偷偷摸摸的进来了。”她讽刺道,“果真有沈家风范。”

沈约脸色难堪:“你!”

盛文舟怒道:“逆女!还不跪下!”

盛清越巍然不动:“不知女儿又做错了什么?”

盛文舟怒不可褐,“为父问你,你什么时候认识的太子?为父为何不知?”

“也就那样认识了。”她淡笑道,“女儿又不是整日待在府中不曾出过门,许是哪一天出去游玩上香,碰巧见了一面。”

盛清卿冷笑道:“恐怕不是这样吧?姐姐与太子只怕早就认识了,不然我昨夜也不会撞见姐姐和太子搂在一起!怕早就勾搭上了吧。”

盛清越微笑的看着她,“勾搭这个词,只怕用在妹妹身上更合适!见不得人的事,妹妹做的可比我多多了。”

盛清卿和沈约脸色一变,

盛夫人突然哭道:“老爷,你看她说的什么话!卿儿是她妹妹,她怎么能这么说!再说,卿儿哪里说的不对,若不是她与太子早有苟且,怎么可能区区一面太子就要聘她为妃?”

“老爷,这要是传出去,别人都要笑我盛府养女无方了。”

盛文舟果真怒了,抱着盛夫人柔声安慰,盛清越却冷笑一声:“夫人也别急着往我身上泼脏水。我可没有和别人的未婚夫苟且的嗜好。我不过才死了几天,夫人倒是一刻都等不得,直接就给他们两个定下婚约了。这要是传出去,只怕会更惹人耻笑吧?”

盛文舟夫妇被气的说不出话来。

沈约两人脸色铁青,盛清卿讥笑道:“这要做太子妃的人,果真是不一样,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。就算你是太子妃,我母亲也是你的嫡母!嫡母教训儿女,陛下也说不了什么!”

盛清越却挑起眉头,“妹妹还知道我将要做太子妃了?那怎么还这么莽撞呢。”

“君君臣臣,父父子子,父子都要排在君臣之后,他日我与太子大婚,论父子之前,可要先论一遍君臣。”

说完之后,她不顾对面四人难看的脸色,径直回了自己的院子。

进屋之后,她关紧门窗,这才松了口气。

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儿,她坐起身,摸索了一阵,床头柜子突然打开,露出里面的一本书,她伸手拿了出来。

这是她娘留下的一本武功秘籍,上辈子她偶然间得到,数练数废,几经周折,才将里面的心法研究透彻,练成绝世武功,不然,凭借盛清卿周围的五个男人,她凭借什么能够周旋那么久,早就被剁成肉喂狗了。

有一件事她也想不明白,她那死去的娘亲,据她后来所知,居然是魔宫的上一代圣女,武功高强,怎么会嫁给她爹这样的男人?还在这个男人负心无情之后,甘愿做妾,在盛府后院一待数年?

第十章 武功秘籍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