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胡言乱语

迎着皇甫宸冷厉的眼神,盛清越不好意思的笑笑,小心把人扶起来,刚准备退开,却被人一把抱住,她皱起眉头,正想一肘子拐过去,突然听他道:“别动。”

皇甫宸小心的喘着气,盛清越察觉不对,鼻尖又闻到一丝淡淡的血腥味儿,眉梢一竖,低声问:“你伤口裂开了?”

皇甫宸咬着牙,“你知道就好。”

盛清越摸了摸鼻子,不再说话。

那厢侍卫们终于将马给控制下来,沈约浑身狼狈,略微收拾了一番赶紧过来见礼,皇甫宸不悦道:“沈公子可真是好骑术。”

“太子恕罪。”沈约拱手道,“这马今日也不知受了什么刺激,冲撞太子,罪该万死。”

“罢了!”皇甫宸冷哼一声,“孤也不是这般小气之人。倒是沈公子,这么着急慌忙的,是准备做些什么?”

沈约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,他看了一眼太子怀中的冷眼看着他的女人,压下心头的惊慌,回禀道:“臣听说太子向陛下请了旨,欲聘盛府之女为正妃?”

“怎么?沈家连孤要娶哪个女子都要管?”皇甫宸不悦道。

“不敢。”他看了看太子的脸色,又看看盛清越,觉得有哪里不对劲,“不知太子欲聘何人?”

他听到消息,还以为陛下赐婚的人选是盛清卿,急急忙忙的就骑马赶过来了,可是看眼下情形,好像跟他想象中的不太一样。

果然,皇甫宸道:“自然是盛府长女。也只有这样蕙质兰心的女子,才配的上做孤的太子妃。”

耳边传来女人的一声嗤笑,他充耳不闻,“沈公子以为是谁?”

沈约松了口气,不是卿儿便好。

但很快,他又想起了什么,脸色又难看起来,他阴沉的看着盛清越,“殿下,此事恐怕不妥。非是臣要说他人坏话,实在是此女为人太过不堪。她害死生母,不悌幼妹,品德败坏,臣正是见她如此,才力劝父母退了亲。殿下,这样的人可不能做太子妃,您慧眼如炬,万万不能被她蒙蔽了。”

如果盛清越做了太子妃,他和卿儿哪里还有好日子过?

盛清越自然猜得到他心中所想,嗤笑一声,想着自己以前怎么就瞎了眼,以为这是个良人。

她抬起头,对着皇甫宸笑意盈盈:“殿下,您可还记得我上回跟您说的笑话?有些人不知廉耻,公然在她人灵堂上交欢,事后厚颜,还以为别人不知道呢。”

沈约脸色大变:“你胡说什么!”

他急忙撇清关系,“殿下,你不要听她胡说八道!”

皇甫宸笑道:“自然记得,这可是旷古奇闻,被人知道了要千刀万剐浸猪笼的。莫非,你认识那二人?”

盛清越笑着看向沈约,很满意的看到他脸色大变,“自然认识。不仅认识,还特别熟悉呢。”

“盛清越!你不要胡言乱语!”

“你急什么?我又没有点名道姓的,你这么对座入号,生怕别人不知道呢。”

沈约脸色涨红。

盛清越冷笑一声,“沈公子,我是撞了脑袋,可却没死。记性虽然差了点,但有些东西,我还是记得的。”

沈约上前一步,恨不得立刻杀了她。

皇甫宸皱起眉头:“沈约!你想干什么!孤还在这儿呢。”

沈约被一声怒喝冷静下来,却不甘心道:“殿下,此女妖言惑众,根本就配不上殿下。”

第九章 胡言乱语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