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章 恭喜姐姐

“盛相慎言!”途安达道,“陛下赐婚,乃是天大的荣耀,怎会出错?莫非盛相对陛下旨意不满,想要抗旨不成?”

盛文舟忙道:“臣不敢。”

盛夫人抬起头,笑道:“公公莫要生气。实在是此事太匪夷所思。不瞒公公,我府中有两女,但长女早已婚配,不要多久便要出嫁。”

她小心的道:“陛下怎会将她赐给太子为正妃?莫不是人选搞错了?太子妃的人选,莫不是我那次女?”

途安达脸色一沉,阴柔的眉眼挑起来,嗓音尖利,“盛夫人这话咱家就不愿意听了,陛下金口玉言,岂会出错?况且此事乃是太子亲自向陛下请旨,难道太子连自己的太子妃都会搞错不成?”

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皇甫宸身上,他淡淡一笑,“的确是盛相长女无疑,孤对盛相长女一见倾心,故向父皇请旨。”

盛文舟不知道皇甫宸什么时候见过他的女儿,心头惶惶:“可是,臣女早已婚配……”

盛夫人跟着道:“是啊,太子殿下,此事不妥。”

“盛相可别欺骗孤。”皇甫宸唇角一勾,“如果孤没记错的话,早在两日前,沈家三公子盛府的婚约,人选早就换成贵府二姑娘了,据说,还换了庚帖。”

盛清越诧异的抬起头,没想到不过隔了几日,两人就已定亲,竟是这般迫不及待!

盛文舟额头渗出冷汗,又听得太子略带几分怒气的声音:“盛相这般不情愿,莫非想抗旨不尊?遮遮掩掩,又可是妄想欺君?”

他急忙俯首:“臣不敢。殿下恕罪。”

“殿下息怒。”盛清越上前一步,“父亲这是欢喜过头了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呢。”

皇甫宸并不言语。途安达上前一步,略弯了腰,将圣旨放到他面前,笑道:“那盛相,这就接旨吧?”

盛文舟这才恭敬的接了圣旨。

“盛相快快请起。从今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,不必再这般客气。”

一行人这才站了起来,盛清越和他交换了个眼神,又快速低下了头。

盛清卿本欲致盛清越死地,不想峰回路转,出了这么大的一个变故,原本盛府里毫不受宠的庶女,突然一跃变成了太子妃,她心里怎么压的下这口气?

“可真是要恭喜姐姐了。”

“同喜。”盛清越看着她灰白的脸色极为开怀,“我也要恭喜妹妹,这才多久,就定了亲了。等将来妹妹大婚之日,我定有重礼送上。”

盛清卿咬紧牙关,别过头去,瞥见了皇甫宸的脸,突然觉得这人有点眼熟,想了半天突然睁大双眼,惊呼道:“是你!”

盛夫人看向她:“卿儿,你认识太子?”

皇甫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她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,脸色难看,被盛夫人望着又躲闪起来:“不,不认识。是女儿认错人了。”

盛夫人哦了一声,有点失望,她还以为女儿和太子有什么交情呢。

盛清越却闲闲的道:“殿下这般惊才绝艳的人物,妹妹也能认错,可见年纪轻轻,眼神就不怎么好了。”

盛清卿碍于皇甫宸在场,也不敢嚣张。

“既然盛相接了旨,孤也该回去了。”皇甫宸突然道。

“臣送殿下……”盛文舟躬身,却被太子打断:“盛相留步。”他看向盛清越,“孤正好有些话要和大小姐说。”

盛清越低着头,送太子殿下出了府,皇甫宸凑近她,低声笑道:“孤以为你回来是做些什么,原来是送死来了。孤要是再晚到一会儿,只怕你就要被盛相乱棍打死了吧。”

盛清越皮笑肉不笑:“如此,我倒要谢过殿下救命之恩,他日,定当涌泉相报。”

最后四个字她说的轻巧婉转,落在耳中却让人不寒而栗。

两人对视一眼,目光在空中碰撞,丝毫不掩饰各自对对方的恶意。

半晌后,皇甫宸率先收回了目光,伸手去扶她:“小心门槛。”

女子低下头,温婉一笑,“谢殿下。”

跨过门槛后,两人各自收回了手,不着痕迹的擦了擦。

到了太子车舆前,盛清越福了一礼,“恭送殿下。”

皇甫宸正要上车,不远处却传来马蹄声,两人抬头一看,正见一人白衣骏马疾驰而来,到了近前仍没有停下。

侍卫们上前阻拦,但猝不及防下,已然让那马冲入圈内。

盛清越闪身躲开,却不防撞上了皇甫宸,太子殿下被撞的一个踉跄,倒在车辕上,昨夜的伤口顿时撕裂,他一咬牙,眉头皱起。

第八章 恭喜姐姐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