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验守宫砂

盛清越咬紧牙关,盯着盛清卿一字一句道:“妹妹还记得灵堂上的纠葛?”

盛清卿没听到她的话一样,笑的温婉和善:“父亲,说来也是女儿的不是。昨日夜里,女儿出府寻物,恰好看见了姐姐,当时就该将姐姐劝回来,也省的父亲担心了。只是却看见姐姐……”

她骤然住口,像是不小心吐露了什么。

盛文舟诧异的看着她:“看见了什么?”

盛清卿面露犹豫,几欲张口,却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。

“说!”盛文舟一拍桌子,“有什么不能说的。”

盛清越冷笑连连,果然,听她犹豫不决却句句恶毒的道:“姐姐和一个男人搂抱在一起。”

盛清卿的眼神扫过来,带着轻易不能察觉的恶意,“女儿受了惊,一时不知如何向父亲说呢。”

盛文舟瞳孔一缩,“此话当真?”

“府中很多家丁都看到了。”

盛文舟怒火滔天,指着盛清越的手都颤抖起来:“你!你这逆女!你竟敢……”

他气的浑身哆嗦,“来人,来人!把她给我关进祠堂里去!”

家丁们涌上来,就要将人绑了,盛清越怒极反笑,匕首从袖中滑出,划破了右臂衣衫。

雪白的玉臂露于人前,上面一滴守宫砂红的耀眼。

“父亲。”盛清越冷笑连连,“你不信女儿,女儿无话可说。但这守宫砂,怕是不能作假吧?”

盛清卿却冷笑道:“有守宫砂又如何?姐姐,未嫁女子,深更半夜的和男人搂在一块,传出去也不好听。”

她笑着看向盛清卿,触及她狠毒的目光,唇角一勾,“妹妹口口声声我与其他男人不清不楚,只怕妹妹和沈家三公子,也不太干净吧。”

盛文舟怒道:“你胡说什么,这是你妹妹!”

盛清卿也落下泪来:“姐姐,妹妹何处得罪了你,你要这般诬陷我?”

盛文舟截然不同的反应让盛清越觉得可笑,“是不是诬陷,看看妹妹的守宫砂还在不在,不就清楚了?”

盛文舟闻言,看向了盛清卿,盛清越也看过去,笑道:“妹妹不会是不敢吧?”

盛清卿额头渗出冷汗,在两人的目光下倒也勉强保持了镇定: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但若只是因为姐姐一番话,便要我堂堂盛府的嫡系女郎当中验看守宫砂,传出去,只怕整个盛府都要丢人了。”

盛文舟点头道:“此言有理。”

盛清越抚掌大笑:“此事简单,请侍女嬷嬷来私下验看便可。”

“不管姐姐怎么说,我的确没有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来。”

“那你这么磨磨蹭蹭的做什么?”盛清越一步不肯退让。

盛文舟见盛清卿犹豫不决,不由皱起眉头,莫非此事真有蹊跷?

盛清越成竹在胸,几乎几乎可以预见待会儿盛文舟怒不可褐的模样,盛清卿却突然脸色一缓,整个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,露出笑来。

“若我的守宫砂仍在,姐姐准备如何?”

“那我就听从妹妹处置。”

盛清越心中嗤笑,失去处子之身,怎么可能还有守宫砂?

就算盛清卿身为主角,能在奸情揭露后不被浸猪笼,多少也要扒她一层皮!

“好!姐姐可别忘了你这句话!”盛清卿冷笑一声,突然一把撸起长袖,雪白的玉璧上,恰有一粒守宫砂。

盛清越大惊失色,“怎么可能!”

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盛清越怎么可能还有守宫砂?!

盛清越笑看着她,眼底的光像是淬了剧毒:“姐姐,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第六章 验守宫砂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