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何其可笑

盛清越脸色一冷,袖中匕首下滑,握在手中。

皇甫宸八风不动,淡定喝茶。

夙夜却脸色大变,上前一步,手也按在了剑柄上,她赶去的时间晚,并未看到这两人搏斗的场面,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这么胆大包天。

“主子,谁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,可能是被人派遣而来,把她杀了,一样能顺着调查。”

盛清越心知,太子身边明里暗里不知道有多少人护着,现在的她决计不是对手,不到万不得已,不能轻举妄动!

她深吸了口气,将匕首收了回去,“殿下想知道这番话是真是假,只管顺着这条线去查也就是了,任他做的再隐秘,总会留下痕迹。”

“再说,”她嗤笑一声,“我现在的性命,掌握在殿下手里,岂敢再诓骗殿下。”

皇甫宸却笑道:“阁下的胆大,孤可不是第一回见识。”

没点胆子的人,怎么敢行刺当朝太子,又怎么会再落于下风时,向仇人求救?

盛清越眼神越来越沉,“我与沈家有姻亲,沈太师将会是我的公爹,我何至于编造谎话去诬陷他,沈家倒了,于我有什么好处?”

皇甫宸神色一动,也觉得此处可疑,夙夜见状急道:“殿下!不可信她!谁知道她是不是和沈家联手,给殿下下了个套儿!要知道,沈家一系与殿下不合,想绊倒殿下不是一天两天了。”

皇甫宸点点头,“你还有什么话要说?”

盛清越抿紧唇角,沉默良久,突然扯出一个嘲讽的笑来:“殿下若是派人去查了,便该知道盛家的大小姐早在三日前停灵封棺了。”

皇甫宸一愣,诧异的看向她。

她像是破罐破摔,一股脑儿道:“因为撞破了妹妹和沈约的苟且,我被他们设计失手害死了母亲,自己也撞柱自杀。哪知道没有死成,封棺的那一日突然醒来,却撞见那二人在灵堂上……”

她冷如冰霜,眸如利刃,一字一句咬牙切齿,“公然通奸!此仇此恨,不共戴天!我就是要沈约家破人亡!况且,我也没陷害他,只是说出了事实!”

皇甫宸静静的看着她,不知道在想什么。

夙夜还想说话,被他抬手止住,他开口道:“要孤信你也可以,孤给你一个选择。”

盛清越松了口气,肯这么说,就代表有商量的余地。

她端起茶盏,问道:“什么?”

皇甫宸道:“做孤的太子妃。”

“咳咳!咳……”

盛清越冷不防叫茶水呛了一口,她拍着胸口喘气儿道:“殿下,您刚才说什么?”

皇甫宸不悦的看她一眼,“孤说,做孤的太子妃。”

夙夜大惊失色,劝道:“殿下!此事不可。不说太子妃身份何等贵重,须得千挑万选。便说此人先前对殿下不轨,便不能信她。”

盛清越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,她恍惚的想,上辈子的皇甫宸,弱冠之龄,却始终不曾娶妃,却对救了他的盛清卿一见钟情,生死不渝,甚至连储君的威严都不要了,和其他男人一起共享一个女人。

难不成那本书的意思,是只要救了皇甫宸,就能得到他的爱?

如果这样,那盛清卿所谓的至死不渝的爱情,何其可笑!换个人就能代替!

她当然对皇甫宸没有好感,甚至在报复名单上,皇甫宸仅仅排在盛清卿和沈约后面!

但如果抢了本该属于盛清卿的强大助力,让他和盛清卿等人狗咬狗……

她眸光转了转,心里顿时有了计较,面上却洋装不解的问:“殿下,您这是何意?”

皇甫宸拨弄着右手拇指上的扳指:“孤在等你的答案。”

第四章 何其可笑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