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足以凌迟

盛清越深吸了口气,用只有两人听见的声音说道:“殿下只身遇刺,干系重大。朝中太师一系,又如日中天。殿下忍辱负重多年,难道就不想绊倒沈家?”

皇甫宸眼神一沉,眸光锋利的盯着她,盯得她脸上生疼,他沉声道:“你究竟知道些什么?”

“我知道什么并不重要。”女子淡笑一声,“殿下只需要知道,我手里有沈家通敌叛国的证据。一旦事发,沈家这个庞然大物,将荡然无存。”

“盛姑娘好大的口气。”

沈家树大根深,党羽众多,连他都不敢这般狂妄。

“殿下何不赌一把?”

两个人目光撞在一起,看似一瞬间,却若有万般情绪闪过。

皇甫宸沉默不语,盛清越也不急,丝毫不怵的同他对视。

“好。”

话刚出口,皇甫宸就愣住了。

盛清越也没料到他竟然这么轻易就答应了,一时有点惊讶。

男人别开目光,看着越来越近的家丁,忽然打了个响指,在他们反应过来前,一道黑影快速掠过,等回过神,才发现原地的两人已经不见了身影。

已是深夜,皇甫宸受了伤,又带着盛清越,自然不好回宫,夙夜便带他们去了一家别院。

大夫离开后,皇甫宸端坐上首,身前衣襟大敞,由夙夜为他处理伤口,他目光沉沉的看着盛清越:“证据呢?”

盛清越在仇人的地方也是一派悠闲自在,闻言挑起眉头,笑道:“太子殿下就不好奇,我为何会知道你的身份?”

皇甫宸凤眸微眯,张唇吐出两个字:“证据。”

盛清越没有回答,而是拎起案上茶壶,倒了杯水,悠悠然喝着,见状,男人眼中流泻出毫不掩饰的杀意:“你在骗孤?”

“岂敢。”盛清越盈盈笑道,丝毫不见紧张,“证据自然是有的。”

证据自然是没有的。

但上一世,沈家的确里通外国,勾结了草原上的天鹰族,举兵谋反,妄图复辟前朝。

她娓娓道来,“我和沈家的关系殿下自会去查,我也不必多费唇舌。”

“只有一件事,有一次我赴约前去沈府游玩,见园中花团锦簇,万紫千红,一时迷了眼,走得远了些。到一凉亭处,突然发现沈太师和他人议事。我正想悄无声息的退去,却突然发现,沈太师对面的男人,虽然身着汉服,长相却迥异于汉人,说的一口汉话也不甚流利。”

皇甫宸静静的听着,眉眼不动。

盛清越喝了口茶,润了润嗓子,才接着道:“而且那个人,耳根后面似乎有一枚海东青的印记。海东青是什么意思,殿下应该比我清楚。”

那可是天鹰族王族才能誊印的印记。

“我怕被人发现,也不敢上前,是以也不清楚他们说了什么。”

说完之后,她等着皇甫宸的反应。

游玩自然是子虚乌有,但沈家谋反一事却做不得假,皇甫宸若是肯用心去查,自然能查出端儿,到时候和沈家对立起来,她乐得看笑话。

正好夙夜已经将伤口处理完毕,皇甫宸低着头整理衣衫,她也看不清他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。

半晌后,才听到一声饱含意味的询问:“你倒大胆,不怕被人发现?”

盛清越笑道:“殿下实在怀疑我说的话?”

夙夜忍不住冷笑道:“开口一张嘴,凭谁都能说出花儿来。我去外面找个说书人,铁定比你说的还要精彩。”

盛清越扫了她一眼,“姑娘也是牙尖利嘴之人。”

这个人她认得,是皇甫宸的贴身暗卫,武功高强,不仅对皇甫宸忠心耿耿,更是把一颗心挂在了他身上。

上辈子,她可没少在这人手上吃亏!

“夙夜的话虽然不好听,”皇甫宸淡笑一声,“但也是实话,你没凭没据,就只一张嘴,怕是不能取信于人。若是拿不出什么实质性的证据,盛姑娘,孤不是个好脾性的人,孤不计前嫌救你,可不是为了一番空话。”

他漫不经心道:“欺君之罪,加上意图刺杀孤,两罪并罚,足以凌迟了。”

第三章 足以凌迟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