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我的错我认

清明,凄雨迷迷。

别墅花园里新砌的墓碑前,苏胭容被两名保镖恶狠狠押跪在青石板上。

大手紧掐着她的后颈,逼她磕头。

咚。

咚。

额上的血流下来,染红她苍白的脸。

全身哪儿都痛,又似乎感觉不到痛。

她整个人都已麻木。

血水再次模糊视线时,她软软地昏死过去。

“弄醒。”男人嗓音低沉动听,却森冷慑人。

被掐醒的苏胭容,隔着血水和雨水,对上顾寒川毫无温度的深邃双眸。

她心脏一阵瑟缩,闭了闭眼,哑声:“……对不起,我的错我认,我去自首。”

“自首?”男人呵笑出声,“纵是死刑又如何?一尸两命,苏医生,死,未免太便宜你?”

“我用命偿还,还不够?”苏胭容嘶声低吼。

“不够。”顾寒川缓缓站起身,高大挺拔的身躯,似座寒冷冰山,“每天在这磕满二十九个头,我妻子二十八岁,还有未出生的孩子,一岁磕一个,不过分。”

被迫着把二十九个头磕够,奄奄一息的苏胭容被拎进冷气如冰的别墅。

他把她锁在一个空荡的房间。

苏胭容挨着角落的墙,紧紧抱住疼痛寒冷的身子,依然感觉不到一丝暖意。

“许朗……许朗……”她用心尖男人的名字,给自己取暖,为自己打气。

一个星期前,顾寒川的妻子安湘,送到医院生产。

苏胭容的未婚夫许朗,查出安湘腹中胎儿脐带绕颈,提议马上剖腹。

苏胭容和许朗一起做的那台手术。

岂料,手术中许朗失误,导致安湘大出血,抢救不及,一尸两命。

许朗刚升任副院长,前程似锦。

苏胭容替他,顶下了这台手术的所有过错。

苏胭容爱许朗,从青梅至今,已经爱了二十年。

她怎么可能舍得许朗在这眼要关头,断送掉所有的美好前程?

她不舍得的。

只是她没想到,等待她的,不是法律的严惩,却是安湘的丈夫顾寒川,对她这个‘凶手’如地狱般的报复。

“……许朗……许朗。”她念着这个名字,念到喉干舌燥。

吱呀。

房间的门被人拉开。

看到那道笔挺卓绝的男人身影,苏胭容心里恐惧不已,下意识地连连往后退去。

男人几乎没费什么力,便掐住了她的喉咙口。

扑面而来是浓浓的酒气。

醉醺醺的顾寒川,更让苏胭容惊惧。

她在他如铁钳般的大手里,像只垂死小鸟般拼命扑楞,哀声惊叫:“今天的头我磕够了,你还要干什么?”

她的挣扎,让身上湿漉漉的衣服都散开。

年轻女孩儿的身子,莹白如雪。

顾寒川幽幽看着眼前的纤柔,酒气醺然的脸上,勾起诡异残忍的笑,他手指又收拢去:“磕头,哪里够?我的儿子,我未出世的儿子,你得还我!”

这女人生得,很勾人。

这样柔柔弱弱被他握在掌里的样子,让人恨不得狠狠地揉-躏。

苏胭容因为呼吸不到空气,努力地喘气,赌气地问:“……怎么还?你要我怎么还?”

第1章 我的错我认
1/5
字号
A-
19
A+
默认
背景
上一章
目录
左右翻页
夜间
下一章